目 录CONTENT

文章目录

我是农民,我爱听刀郎的歌

慧行说
2023-08-01 / 9 评论 / 0 点赞 / 621 阅读 / 1,542 字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温馨提示:
本文最后更新于 2023-08-01,若内容或图片失效,请留言反馈。部分素材来自网络,若不小心影响到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WeChat4439ca46564869765d972f682fff41cb

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小时候在家种地,大学毕业了进城务工成为农民工,户口也是实实在在的农村户口,所以我是一个农民。

初听刀郎在千禧年初,那时候大街小巷都播放着各种流行歌曲。也是那个时候开始,作为农民的我可以接触到更多想听的音乐。那会儿有很多好听的音乐,属于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。

懵懂清纯的少女喜欢SHE,孙燕姿,蔡依林;标榜自我的酷炫男孩喜欢周杰伦,谢霆锋;而一些内心狂野的男女则喜欢挺“猛”一点的歌,比如冲动的惩罚,尤其是唱到那句:如果哪天你不知道我喝了多少杯,你就不会明白你究竟有多美?的时候总有一种释放的感觉,有一种一个饱经岁月蹉跎的中年男性发自内心的呼喊的感觉。当然这句歌词跟20年后小众民谣歌手花粥用“醉眼看人间,个个都温柔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如果说年少冲动的时候喜欢听刀郎的《冲动的惩罚》《2002年的第一场雪》,那么在人生中的许多别离时总会想起那首《驼铃》。参军到军营后,每年都会送走一批退伍老兵。12月份的北方某小城,天空中飘着雪花,气温寒冷,听到刀郎那首充满沧桑感的《驼铃》时,总是让人忍不住煽人泪下。送战友,踏征程,默默无语两行泪。离别的车站循环播放着《驼铃》,演出队在舞台上卖力演出,送别的战友在列车旁列队,敬礼。离开的人在列车上哽咽无语。

离别是那一刹那间的事儿,但更多的是团聚,我所在的连队将《永远的兄弟》作为了连歌,每当听到这首歌时,我都能想起在连队的日子。这也属于战友聚会KTV必点的经典曲目之一。是水一起趟,是火一起闯,来自四川的刀郎唱出了纯真的战友情,主打一个陪伴。

离开部队后,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听刀郎。因为一听到那沧桑的声音,就难免会怀念,今天是八一建军节,有战友在群里分享了《永远的兄弟》这首歌,听到的瞬间就把时光倒流回了那段正青春的岁月,全连的兄弟在驻训地的帐篷中唱这首歌,接下来可能要开饭了。

上一次听刀郎的歌应该是听到虎牙某主播唱刀郎的《大眼睛》,这首歌我一开始不知道是刀郎的,只感觉听着还蛮有意思,你的大眼睛,我每天都想起。这首歌就如同小时候听过的《小芳》一样,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长得好看又漂亮。《大眼睛》描写了质朴的暗恋,《小芳》描写了得到了爱情但是又丢失了。

最近刀郎的《罗刹海市》再次出圈,说实话这首歌的曲没有上面提到的那么出圈,至少唱起来没那么朗朗上口,但有意思的是词,这块网上的解读很多了我就不过度解读了,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,我从来不觉得过度解读是一种坏事儿,就像《让子弹飞》一样,正是哪些过度解读的解说,让各个层次的观众都能找到一种乐在其中的感觉,让人很有参与感。

艺术本来就应该是雅俗共赏的,某未曾开言先转腚的“大佬”说,刀郎的歌是写给农民听的,我想说,你的歌农民都不想听,我这种农民就是爱听刀郎。这些年我爱听过很多歌手的歌,早年的李宗盛、罗大佑,千禧年的周杰伦、陈奕迅、蔡依林、到后来的Taylor Swift等欧美的歌手,以及AKB48,米津玄师,生物股长;以及新兴的BLACKPINK,甚至还有些小众的国内民谣歌手赵雷,安子与九妹,花粥,驳倒乐队等等。

所以当某马户说刀郎的歌让中国流行音乐倒退十五年,我想问问他是怎么计算的?真是勾栏从来拌高雅,自古公公好威名啊!很多人在10年以后基本上就不听国内的流行音乐了,打开音乐排行榜,根本没法听,我倒是宁愿现在流行音乐倒退十五年,回到那个黄金千禧年。毕竟现在的流行歌手都是主打一个抽象,靠着梗文化火几年。但是最终能留下来的好作品却几乎没有。

所以农民喜欢听的音乐就不是好音乐吗?只有那些抽象派歌手创作的神曲才算?还是那些高高在上马户又鸟来制定游戏规则?他们说什么好听就是真的好听吗?

我是一个农民,我喜欢听刀郎的歌。另外,今天看到《罗刹海市》全球播放量80亿了,刀郎不是流量歌手,没有那么多水军去刷数据,看来全世界的农民都喜欢听。

0

评论区